7 5月 by admin

放过张军

放过张军
来源:三表龙门阵
  张军很强大,但这一次我选择站在他的身边,‘因言获暴’这种事不能再愈演愈烈了。
  昨日,微博认证为‘腾讯公司公关总监’的张军发了一条内容:
  ‘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
  有必要向列位交待一下背景。
  今年的五四,大概有不少于五家互联网企业制作了‘致敬青年’的主题视频,我个人参与了其中B站一个项目的传播。
  集体致敬,齐唱赞歌,扎堆献花,当然会引起一部分人的反胃,当致敬成为刻奇,‘取悦’一说自成一派。
  对于专事公关传播的张军来说,评点热门传播现象,算是练功与行活。他想表达的意思不过是:‘中年人的苦心孤诣,年轻人真的领情吗?’
  年轻人是否领情不知道,年轻人真的对张军炸毛却是真真真切切的。
  一时间,炮声隆隆,‘张军’登上了微博与知乎两个热榜。
  如果这种热度是基于致敬系列引发的‘代际矛盾’大讨论,那倒是值得高兴的事,人们很少进行严肃的思考了。
  可是,我看到了这样的话语后,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打爆、杀,热评里还要更触目惊心的:干死他!
  挂路灯的、献花圈的、绑火刑柱的,似乎不把‘满清十大酷刑’在张军身上轮番来一遍都不足以平民愤。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这样的结果恰恰证明了,赞美年轻人吧,蒙眼狂赞吧,张军只是鼓掌的不够热烈,就被吊起来锤。
  赞美未必被领情,但足够安全,伸手不打笑脸人,此乃古训也。
  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年轻人会逐渐对赞美免疫,但他们始终会对一切与资本挂钩的事,斗争起来感到其乐无穷。
  张军的吐槽,就被他们视为是一种资本发言人对年轻人的轻慢与嘲笑。
  我们回看 B站的致敬片《我不想做这样的人》,里头的少年分明说到:
  ‘我不想做一个拿着锯子的人,随时随地,把人群锯成两半。’
  说得多好啊。
  我作为成年人愿意传播这样的视频,是觉得年轻人如果真的这么想、这么做的,那该多好啊。既然有年轻人这么想、这么做,那告知更多的人,那该多好啊。
  呐喊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智识、理性的空间愈发逼仄。
  诚然,我们看到太多类似张军这种一句话便被推向一个阶级的对立面,再树为靶子射击的事了。
  我们应该感到恐惧,如果你的文字写不尽前景提要、内心活动、意识立场,那就有被批倒的可能。如果有一批人热衷于像非洲草原的鬣狗那般寻找落单的观点输出者,那几乎没人敢保证自己是安全的。
  交流、共识愈发难得,文字的意义只剩辨别阶级与立场,直到赞美年轻人也需要小心翼翼的挑选姿势,沉默将是传播工作者的必杀技了。
  黑格尔说:‘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没有从历史中得到过教训。’
  我改一下送给张军吧:‘我们从微博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没有从微博中得到过教训。’
  不玩微博,真得省心不少。
  不信你问魏武挥嘛。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