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血”向左、合并向右 村镇银行路在何方

31 12月 by admin

“补血”向左、合并向右 村镇银行路在何方

“补血”向左、合并向右 村镇银行路在何方
原标题:“补血”向左、合并向右 村镇银行路在何方
  来源:北京商报
  记者:孟凡霞、马嫡
  近日全国首批获批解散的案例将村镇银行这一银行业的下沉力量推向聚光灯下。当前已有超过1600家村镇银行开业,在由“数量”到“质量”的转变过程中,规模小、经营能力弱对其发展形成挑战。一边是两家村镇银行因被吸收合并而解散,另一边近期村镇银行“补血”增资动作不断,这一长尾力量路向何方引发关注。
  首现村镇银行解散案例
  12月29日,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官微消息显示,2020年12月底,银保监会重庆监管局、宁波监管局分别发布公告,鉴于重庆万州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吸收合并重庆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吸收合并宁波宁海西店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同意重庆万州滨江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宁波宁海西店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因被吸收合并而解散。因被吸收合并而解散行的全部业务、财产、债权债务以及其他各项权利义务,分别由吸收合并后的重庆万州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承继,其主发起行仍为中国银行,不影响存贷款等相关业务办理。
  当前,中小银行被吸收合并渐成趋势,但直接宣布解散的却颇为罕见,这两家银行也成为全国首批获批解散的村镇银行。对此,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回应称,此次吸收合并,是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落实监管要求、对同一设立地点两家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实施合并的正常工作安排。通过吸收合并,能够实现强强联合,充分整合中银富登在当地的资源,扩大村镇银行资本实力、业务规模和区域影响力。
  “这两地村镇银行通过兼并重组,有助于理顺股权结构,健全内部管理制度,完善治理,增强银行资本实力;合并后的银行可以压缩重复的业务部门,集合两家优势业务、人才等,并且合并后也少了此前两家银行竞争成本;另外,机构减少也有助于降低监管方面成本。”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如是说。他同时指出,两家村镇银行合并后,还面临着如何理顺股权结构和高效处置不良资产,如何有效整合两家人员与管理,提升银行整体管理水平和经营效率的问题。
  “补血”动作不断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首现解散案例的同时,村镇银行也频繁获股东增持,扩充资本之路未曾停止。
  整合两地村镇银行的同时,12月28日,重庆银保监局亦同意中国银行增持重庆万州中银富登村镇银行3637.91万股,增持后持股比例为66.58%。此外,宁波银保监局还同意中国银行、富登金融控股私人有限公司增持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股份,增持后分别占该村镇银行定向募股后总股本的74.964%、8.329%;同意宁波太平洋百货集团、宁海县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并持有该行股份,分别占该行此次定向募股后总股本的6.552%、6.224%。同意宁海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变更至1.45亿元。
  除了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外,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仅12月28日一日,银保监会官网就披露了多家村镇银行募股增资事宜。例如,黔东南银保监分局公告显示,同意凯里东南村镇银行募集4.54亿元股金的定向募股方案;绥化银保监分局公告称,同意海伦惠丰村镇银行配股2000万股的方案,配股后,该行股本总额由5000万元达到7000万元;齐齐哈尔银保监分局同意拜泉融兴村镇银行定向募股方案,募股额度2.23亿元;大庆银保监分局消息称,同意杜尔伯特润生村镇银行将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人民币增加至2.3亿元人民币。
  频繁“补血”的背后,是作为银行业中的下沉力量,村镇银行普遍缺乏竞争力,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村镇银行服务本地县域农村经济,自身规模相对较小,服务客群规模也小,不良贷款率高于全国水平,同时运营成本相对也比较高。
  中国银行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末村镇银行不良贷款率为3.7%,对比来看,同期全国银行业平均水平为1.86%。
  周茂华也表示,村镇银行普遍存在股权结构复杂,经营与风控效率不高,粗放式发展导致资产负债结构不合理,部分村镇银行不良问题严重等。同时,村镇银行在资本实力、负债能力、网点品牌、业务竞争力和融资渠道等方面远不及大中型银行,补充资本压力大,经营压力较大。
  转型路在何方
  事实上,村镇银行具有普惠特征,也是宏观调控政策重要传导渠道,自设立以来,村镇银行在健全农村金融体系、激活农村金融市场和服务支农支小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2011年前后,村镇银行设立迎来高峰,并在2013年突破了1000家。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近日发布的《中国村镇银行行业发展报告2019-2020》,至2019年末,村镇银行组建数量1637家,开业数量1630家。
  为了让村镇银行更加健康发展,2018年1月,原银监会发布《关于开展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工作的通知》,以提高村镇银行规模化、集约化管理和专业化服务水平。
  此后,2019年9月,常熟农商银行发起设立的全国首家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兴福村镇银行正式开业。今年8月,中国银行控股子公司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正式开业,成为第二家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也是全国最大的村镇银行集团。 
  展望未来,业内人士认为,村镇银行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于百程表示,近几年,村镇银行一方面面临互联网金融的冲击,另一方面也受到商业银行服务下沉的影响,因此,村镇银行的发展需从“数量”向“质量”转变。一方面通过扩充资本,增强自身实力;另一方面,服务、产品和业务流程要更加契合本地需求,发挥业务灵活和扁平管理的优势。
  在周茂华看来,未来村镇银行转型的根本还是在于夯实稳健经营基础,回归当地需求,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内部治理,加大不良处置力度,优化资产负债结构,提升风控能力等;同时,重视产品创新研发,提高金融服务有效供给,为消费者提供个性、有竞争力的金融服务。谈及未来村镇银行发展方向,他进一步指出,一是服务实体经济,聚焦小微、三农和制造业等实体经济薄弱环节;二是打造多层次银行发展体系,村镇银行根据区域优势培育自身发展独特竞争优势。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戴菁菁